宋朝百科

创建人:段钱龙 | 创建时间:2011-10-12 | 所属分类:历史

两宋烟云:解读人物,揭秘天下群雄慷慨悲歌往事; 正说历史,描绘两宋王朝波诡云谲画卷。

  • 投票
  • 关注
  • 文章
  • 问答

诠释靖康之“耻”的三十个微镜头

2012-05-21 15:47:47 本文行家:段钱龙

岳武穆有词曰“靖康耻,犹未雪。臣子恨,何时灭?”所谓“靖康之耻”,通常被指为徽、钦二帝被俘,北宋江山易主,宗室后妃民女等被掳掠一空,等等。如果这般笼而统之的表象认识,至生发出“臣子恨”,那就是书生之见了。窃以为,应该对这段历史进行细化,用微镜头来表现并分析,或能诠释什么叫“耻”,更能理解其中的“恨”。禅位后悔。宣和末年十二月,金人兵临城下。整日里花天酒地、泡妞赏景玩女人的宋徽宗,忙不迭地撂挑子让贤

 岳武穆有词曰“靖康耻,犹未雪。臣子恨,何时灭?”所谓“靖康之耻”,通常被指为徽、钦二帝被俘,北宋江山易主,宗室后妃民女等被掳掠一空,等等。如果这般笼而统之的表象认识,至生发出“臣子恨”,那就是书生之见了。窃以为,应该对这段历史进行细化,用微镜头来表现并分析,或能诠释什么叫“耻”,更能理解其中的“恨”。

    禅位后悔。宣和末年十二月,金人兵临城下。整日里花天酒地、泡妞赏景玩女人的宋徽宗,忙不迭地撂挑子让贤,把皇位给了儿子宋钦宗。自己逃到跑到江南后,脑子似乎冷静了许多,智商似乎也提升了很多,他忽然后悔起来,感觉自己的让位行为很是莽撞,多好的权力呀,干吗轻易地让出去?赵炎评曰:怕担当,本非男人所为;想吃回头草的,不算好马。遇到这样的领袖,真帝国之耻也!

    父子内耗。做了10年太子、26岁的赵桓总算继位。皇帝与太上皇帝并存,权力如何分配?这是父子争斗的焦点。随着高俅的东南之行,朝廷官员走了百分之三四十,几乎出现了两个朝廷。钦宗作为当事人,立即开始反击,将父亲的心腹朱勔放归田里,以此震慑群臣。这家伙打外战不行,打内战很行。赵炎评曰:兄弟阋于墙,尚能外御其侮,何况父子?耻也!

    幽禁老父。王朝行将覆没,徽、钦父子不是枪口对外、对敌,而是互掐起来。父子之间的矛盾愈演愈烈,到最后,赵桓居然幽禁了赵佶。有士大夫认定:“靖康之世,大病有一”,即徽、钦“两宫之间不能无间言也”。北宋灭亡后,道君怒斥赵桓:“汝若听老父之言,不遭今日之祸”,即是徽、钦当年几乎成为仇敌的铁证。赵炎评曰:这实在是对父慈子孝、兄友弟悌等传统伦理道德的莫大讽刺。

    不战而降。靖康元年(1126)底,金人轻松过黄河,围汴京,钦宗没能组织起有效的抵抗。十二月二日,亲自同宰相何栗到金营求和,送上降表,并屈辱地下跪。金人索要金一千万锭、银二千万锭、帛一千万匹之外,少女一千五百名。钦宗一律照办,派人四处搜捕年轻女子,不够数目就用自己的妃嫔抵数。赵炎评曰:这小子太不懂历史,肯定没读过《资治通鉴》。

    互相出卖。宋使邓珪见到二太子(完颜宗望),“尝称妃嫔、帝姬之美”,特别是蔡京家婢李氏。宗望大喜,马上命钦宗将李氏召来,当夜畅欢。李氏又说太上皇的福金帝姬最美,现为蔡京儿媳。宗望复大喜,派人与宋使前去窥伺,果然名不虚传,遂胁迫徽宗同意这门婚事。赵炎评曰:汉奸如太监,一个字--贱,两个字--可鄙!

    国花凋零。靖康二年正月二十八日,开封府进献蔡京、童贯、王黼家歌妓各二十四人,其中就有福金帝姬。这位聘婷秀雅、明艳如仙的大宋第一美女,是绝对的帝国之花,看见身材粗短、面皮微黑、相貌奇丑的宗望,却吓得魂也没了(战栗无人色)。宗望令李氏安慰,进而灌醉,连续奸淫了三天(甚心合,三日不出牙帐)。赵炎评曰:一代佳人不久即香消玉殒,到底谁是祸水?

    宫女凄惨。本为宫奴,再为俘虏,命运还能好吗?她们被金人圈禁奸淫,相貌平平者杀掉,俊美者抓走。一女又为金国相以箭镞贯喉而死。郑、徐、吕三妇抗命,立斩以徇。烈女张氏、陆氏、曹氏违抗宗望命令,宗望用铁竿将她们从下腹刺穿,立于帐前示众,流血三日而亡。初七日,其他王妃、帝姬入寨,宗望指着这些尸体,说有不从者就是这下场!把她们吓得“战栗乞命”。赵炎评曰:与南京大屠杀也差相仿佛,亡国奴命如蝼蚁。

    官员无耻。金兵虽然没有深入民户奸淫掳掠,但不少宋官充当了“海东青”,为祸更大。吏部尚书王时雍为金人掠妇女最积极,人送外号“金人外公”。开封府尹徐秉哲也不甘落后,为讨主子欢心,他自掏腰包,将蓬头垢面、已显羸病之状的女子沐浴更衣,头插鲜花,粉黛盛装,整车整车地送入金营。赵炎评曰:这些官员不为君王分忧,不解民之倒悬,反变本加厉地残民,圣贤书被他们读到狗肚子里去了。

    明码标价。北宋国库没钱了,怎么办?金兵给出折中方案:用女人顶账。具体标准是:以帝姬、王妃一人准(抵顶)金一千锭,宗姬一人准金五百锭,族姬一人准金二百锭,宗妇一人准银五百锭,族妇一人准银二百锭,贵戚女一人准银一百锭,任听帅府选择。帝姬是皇帝女儿(公主),王妃帝媳,宗姬是郡主,族姬是县主。赵炎评曰:人一被定价,再贵也如刀俎下的鱼肉。

    花季遭虐。由城破日始,徽宗的那些“帝姬”们,就像风中花一样,纷纷凋谢:2月24日,17岁的仪福帝姬病,令归寿圣院,随后死亡;25日,16岁的仁福帝姬薨于刘家寺;27日,宗翰令16岁的贤福帝姬领着其他宋姬,穿戴妓女衣服,拥而饮酒,狎弄取乐,28日,贤福帝姬薨于刘家寺。只一天时间,一个花季少女就飘然逝去。是自尽还是受凌虐而亡?赵炎评曰:老子英雄儿好汉,老子狗熊女遭难。

    无动于衷。金兵搜刮金银,抢夺玉帛珠宝文物书籍,酷似火烧圆明园的英法强盗。道君听说财宝被抢,无动于衷;听说公主等美女被抢,无动于衷;听说文物字画被抢被毁坏,却长叹一声,惆怅洒泪。赵炎评曰:不识字的蛮人要文物古董作甚?真猪拱白菜;而徽宗对亲情血脉之麻木,亦禽兽不如。

    途尸枕籍。押送俘虏北去,金兵担心遭受袭击,故意选择崎岖荒路行走,夜宿树林草丛。半途车坏马死,贵族们只好步行。平日养尊处优的公子哥们哪有这样脚力?很多累死。金兵毫不客气,对落后者鞭子抽,大刀砍。于是稍微有点气力者,无不奋力向前。尤其是那些年幼的王子王孙、公子小姐,从小锦衣玉食,呼奴使婢,哪里经得如此颠沛之苦,一批又一批地病饿而死,尸体枕籍于途。到达上京时,死亡率高达50%以上。赵炎评曰:所谓“二帝北狩”,恰如移动的纳粹集中营。

    钦宗挨揍。金人似乎特讨厌赵桓,尤以国相宗翰为最。一路上,宗翰亲自押送赵桓,不准他穿戴黄袍,勒令步行,走慢了就打,宿营时候还将他与众人捆绑相连,从汴梁到燕京,赵桓不知道挨了多少呵斥,吃了多少鞭子。赵炎评曰:活该,谁让他是“反复哥”!赵桓在战与和上,经常忽而战、忽而和,先和后战、先战后和,话音未落,方针已变。刚讲好割让土地,发誓谁违反就断子绝孙,转眼就喊祖宗之地寸土不可让人。刚任命正直大臣,转眼就罢。

    燕京碑讽。五月中下旬,赵佶夫妇到达燕京,与贵妃、驸马等千余人寓居延寿寺(今北京琉璃厂东北)。寺内还存放着两年前童贯、蔡攸所立的《抚定燕京纪念碑》,碑文歌颂他圣恩浩荡,收复燕云,王师战无不胜,军威显赫云云。如今则堆放着金兵缴获的皇帝、后妃乘坐的龙凤车辇,还关押着这么多皇族成员。赵炎评曰:恍若隔世了吧?须知兴兵之害,不光猛于虎,也是黔之驴。

    男奴女娼。到燕京后,俘虏们开始艰难谋生,有一技之长者可操旧业,平时作威作福者,如今则叫苦连天,不得不仰金人鼻息苟且偷生。男的为奴做苦力,牧马烧饭,无日不遭鞭抽。女的必须牺牲礼义廉耻,十人九娼,卖身维生。即使丧失名节,性命也难长久。昔日皇孙王女,今日如同草芥。如一铁匠花费八金买来一女,细问原来是某亲王孙女。宗翰还将这些俘虏送去和西夏人交易,10个人换回一匹马。赵炎评曰:且不论亡国奴的命运,南宋人后来注重学习一技之长,或许于此教训有关。

    二帝牵羊。几天后的一个清晨,数千名金国士兵赤裸上身,气势汹汹逼宋朝俘虏换衣服。徽、钦宗和两位皇后被要求脱掉汉族的袍服,换上金人服装,以白帕裹头,像绵羊两角。其余男女,则袒上身,披羊裘,拿毡条。远远望去,白花花的一片胸脯,像洁白的羊羔。献俘礼开始,二帝分牵小羊羔,象征自己如羊羔般顺从。随后,金帝完颜吴乞买亲自宰杀二帝手牵的羊,入供大殿。赵炎评曰:秀才遇到兵,说理有何用?最好的办法,就是秀才也当兵。

    封号为昏。金太宗宣布诏赦,分别降封徽宗、钦宗为“昏德公”和“重昏候”。二昏大帝忙不迭地叩头谢恩,管他什么“昏”,死不了就行。赵炎评曰:这个蛮子酋长真有才!还会宝量身定做。赵佶荒淫奢侈,岂非昏了道德之公?赵桓反复无常,岂非重复发昏之侯?

    朱后殉节。话说昏德公和重昏侯回到住所,感觉很庆幸,感激涕凌地写谢表。朱皇后不甘受辱,上吊自尽,但被侍女救下。赵桓劝解:“妇女当守三从四德,随境而安,何苦如此”?朱皇后含泪反驳:“自古天子死守社稷,而上皇与陛下万里甘心为降奴,受大辱却屡拜谢。妾妇虽应遵奉三从四德,但遭受今日之耻,他日有何面目见列祖列宗?还是以死谢罪为好。”赵桓被说得面红耳赤,无言以对。当晚朱皇后又投水而死。赵炎评曰:这个林黛玉式的弱女子,用刚烈的行动展现了国母风范。

    垦荒自给。赵佶一行先是奉命徙住韩州(今吉林梨树),后移居五国城(今黑龙江依兰)。除身旁数名后妃外,皇子、驸马也同行,金主又遣还奴婢四十人。原留燕京的宗室死亡过半,存九百余人,也全部迁送。此州原是人少地薄之处,经过辽金大战之后,居民所剩无几,城郭早废,断壁残垣,不见烟火,鸡犬尽,只有饥鸟翻飞,豺狼哀号。艾蒿丛生,秋风萧瑟,黄叶飘零,极其荒凉。金太宗下诏书,命令宋宗室、驸马一千多人在此垦荒,自食其力。赵炎评曰:今日可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也。此法用来改造今天的那些腐败分子,倒也可资借鉴。

    韦妃改嫁。托名为辛弃疾写的《窃愤续录》云,绍兴年间,钦宗被拘押在上京一寺中,一日,他偶然“于壁隙中遥见韦妃同一官长偕行,身旁有一人抱三四年小儿,皆胡服,每呼韦妃为阿母,于是帝知韦妃已为盖天大王(完颜赛里)妻也”。而《呻吟语》一书却为韦太后辩解:“韦后北狩,年近五十,再嫁虏酋,宁有此理?虏酋舍少年帝姬,取五旬老妇,亦宁出此?”又说“粘罕编造秽书,诬蔑韦后、邢后”。赵炎评曰:韦妃北行时,应为38岁。《窃愤续录》并非心口胡扯,向壁虚构,而是真实的写照。只因赵构当了皇帝,堂堂官家之母曾经失身再嫁,未免贻笑天下,因此官私史乘都讳莫如深。

    邢后生子。赵构原配邢秉懿也成了金人的生殖机器,天会九年为金太宗生子,被封为建炎宋国夫人,见于金人诏令;金熙宗封徽宗之女宁福、金福等帝姬为夫人,亦有史可稽。《呻吟语》引天会八年七月金太宗诏书云:“□□□□用邀宠注,比并有身,叛奴赵□,曲加荫庇,免为庶人。”前面方块指的是邢皇后、韦太后、后面方块指的是赵佶,因避讳而删。有身即怀孕。次年又有诏云,邢、韦二人“各举男子一人”。赵炎评曰:《呻吟语》作者治史,倒也并非一无是处,还知道此地无银三百两呢,难得!

    帝攀若木。1129年,赵佶的6个女儿均已为金人贵族生子,金太宗一高兴,赏给赵佶十匹绢,并开恩让他和女儿相见。赵佶感动得热泪横流,连上两表,先说:“得攀若木(神话中长在日入处的一种树木)之枝,少慰桑榆之景。”后又表态:“臣敢不誓坚晚节,力报深仁...”赵炎评曰:金太宗好吝啬,当属戏弄;宋徽宗存“国丈”之心,丢死人。

    太后暴卒。迁移五国城一个多月,郑太后患重病去世,享年52岁。30年前,她被向太后赏赐给赵佶,靠美貌才艺和善解人意,一路顺畅,坐上太后宝座。但跟着这个荒淫之君,饱受苦难,最终暴卒。赵佶抚着郑太后尚有余温的尸体,哭得死去活来。从那以后,他整天思念,日日哭泣,头发掉光,一只眼睛失明。赵炎评曰:美女明珠暗投,固然无奈,但死后得男人如此哀痛,亦属有幸。老翅几回寒暑,叹息叹息!

    儿婿诬告。绍兴三年六月,金人向赵佶问罪,说是他儿子沂王愕、驸马都尉刘文彦(显德帝姬的丈夫)告发,说他意图谋反。后来经过对质,真相大白。原来这两傻蛋受不了苦日子,为讨好金人,意图立功,乃诬告赵佶。金人问赵佶咋办?昏德公高风亮节:“二子悖逆,虽系诬告,但天伦之属,怎能忍心伤害他们?算了吧。”但金人认为这种行为属于大逆不道,必须处死。赵炎评曰:昏德公是名副其实的昏;两傻蛋是名副其实的傻。均属于弄巧成拙,咎由自取。

    僵炼灯油。诬告事件后,绍兴五年四月二十一日,赵佶生命之火熄灭。赵桓出去拾柴,回来后看到父亲蜷曲在坑角,“僵踞死矣。”一个好心的金人头目悄悄点拨赵桓,赶快土葬,还能得个全尸。这时来了几个大汉,不由分说把尸首抬到一个石坑前,点火烧到一半时候,用棍子扑打灭,形同鞭尸,再丢进水坑,沤烂。这是当地的习俗,据说时间长了,坑里的水可以变成灯油。赵桓哭着想要跳下去,被阻拦,几个汉子喝道:你小子跳进去水变清,耽误了老子熬油非活剐了你不可!赵炎评曰:死了白了,所谓人死如灯灭,赵佶能够死后化灯油,也算发挥余热。

    乞丐迁徙。赵佶死了,赵桓又开始被迁徙,穿着脏破衣服,比圆规还瘦,活象丐帮弟子。路程数千里,沿途常见当初贵胄女子卖唱为生。赵桓每到一处,都泪流不止。长途跋涉到了燕京,住在一和尚庙里。有一天他看见赵构的生母韦贵妃,领着她与盖天大王宗贤养的两个男孩。赵炎评曰:当年辉煌的家族,如今乞丐不如!他当然知道今天这一切都是拜他所赐,

    乔妃洒泪。赵构在废墟上建立南宋,与金国分庭抗礼,最终双方讲和,条件之一就是要求释放老妈回去。韦妃临行前,曾经帮助过

韦妃的乔妃,与她相抱痛哭:“姐姐这次回去,见到儿子你就成了皇太后,多保重自己,享受快活日子。而妹妹却永远回不去了,要死在这个鬼地方了。”还慷慨地贿赂了押解头目20两黄金,说是让他路上买果子吃。赵炎评曰:乔妃很爷们,乔妃也很明智,她没奢求什么,因为她知道,奢求无用。

    老韦食言。亡国之君赵桓可没乔妃这样的自知之明,他披头散发,磕磕绊绊地跑来,躺在韦贵妃的车轮子下面,抱着轮子哭。韦妃下来扶他,赵桓拽着老韦的衣服哭诉:“拜托你回去告诉九弟(赵构),让他把我要回去,我做个太乙宫使就行了,不会向九弟提太多的要求”。老韦也哭道:“我一定照办,如果食言,就毁了这眼睛”。但最终还是没成事,老太后活了80多岁,眼睛也确实坏了。赵炎评曰:赵桓再一次重复发昏。这种要求也是能提的?也是可以跟眼前这个人提的?人家可是现任皇帝的妈。

    践踏身死。如果不是变态色情凶残皇帝完颜亮上台,赵桓或许会长寿一些。但完颜亮是个连自己的生母都能杀的主,又如何能放过一亡帝?1161年春,完颜亮逼赵桓和辽国一贵族,各率领一队对阵击球。突然从场外冲进“数百胡骑”,将二人射杀,众多骑兵肆意践踏,二人成了肉泥。赵炎评曰:既然生不如死,那还是死了的好。

    耻也轮回。120年后,金亡于蒙古,亡国地点仍然在开封附近,皇室女子也同样被掳到蒙古而饱受蹂躏。据说宋将孟珙带头奸淫,以报当年金兵淫乱宋室之仇。不到100年,元朝灭亡,朱元璋麾下大将蓝玉率军直捣蒙元残余势力的老巢,奸淫了蒙古贵妃。赵炎评曰:岳飞笔下的靖康之耻,其实不是耻,是教训;岳飞笔下的臣子之恨,其实不是恨,是狭隘。大到一个国家民族的复兴,小到一个人获得成功,均非以清算历史旧账、奴役残杀消灭对手为梯子的。知耻而后勇,勇的核心,是积极进取,却并非恨极好斗。历史告诉我们,战则两害,和则两利,否则,必将重蹈耻的轮回。(赵炎)
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
互动在线 版权所有 © 2005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