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朝百科

创建人:段钱龙 | 创建时间:2011-10-12 | 所属分类:历史

两宋烟云:解读人物,揭秘天下群雄慷慨悲歌往事; 正说历史,描绘两宋王朝波诡云谲画卷。

  • 投票
  • 关注
  • 文章
  • 问答

红杏尚书”的运气

2012-05-17 16:26:01 本文行家:段钱龙

红杏尚书”的运气文/晏建怀小宋的运气不够好,比如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中了状元,最后却不得不拱手让给自己的兄长。宋仁宗天圣二年(1024年),宋祁与兄长宋庠同时参加礼部考试,宋祁考了第一,宋庠名列第三,名次报到“垂帘听政”的刘太后处,刘太后以弟不可先兄为理由,把第三名的兄长拔高到第一,把第一名的弟弟降低至第十,“与兄庠同时举进士,礼部奏祁第一,庠第三。章献太后不欲以弟先兄,乃擢庠第一,而置祁第十。人呼

  红杏尚书”的运气

  文/晏建怀

  小宋的运气不够好,比如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中了状元,最后却不得不拱手让给自己的兄长。宋仁宗天圣二年(1024年),宋祁与兄长宋庠同时参加礼部考试,宋祁考了第一,宋庠名列第三,名次报到“垂帘听政”的刘太后处,刘太后以弟不可先兄为理由,把第三名的兄长拔高到第一,把第一名的弟弟降低至第十,“与兄庠同时举进士,礼部奏祁第一,庠第三。章献太后不欲以弟先兄,乃擢庠第一,而置祁第十。人呼曰‘二宋’,以大小别之”(《宋史•宋祁传》)。从此,人们称兄弟俩为“二宋”,兄为大宋,弟为小宋。

  小宋笔参造化,才气过人,他以一曲《玉楼春》,在高手如云的北宋词坛笑傲群雄,卓然独立,词曰:“东城渐觉风光好。縠皱波纹迎客棹。绿杨烟外晓寒轻,红杏枝头春意闹。浮生长恨欢娱少。肯爱千金轻一笑。为君持酒劝斜阳,且向花间留晚照。”尤其是“绿杨烟外晓寒轻,红杏枝头春意闹”一句,成为了千古绝唱,时人因此而称他为“红杏尚书”。

  大宋的才气不如小宋,运气却远胜小宋。他是状元,又是刘太后看中的人,于是,先任大理评事,随即破格升为太子中允,再迁左正言,知制诰,参知政事(副宰相),称得上平步青云。宋仁宗皇佑元年(1049),还被提拔为兵部侍郎、同中书门下平章事、集贤殿大学士,当上了宰相。而小宋虽然历任军事推官、直史馆、龙图阁学士、知制诰,但从未得到过重任,始终在散官闲职的岗位上徘徊,上也不上,下也不下,有他不多,无他不少,与他的理想抱负相去甚远。

  其实,不但大宋才气不如小宋,就是能力和政绩,也远不如小宋。宋朝进入宋仁宗时代,由于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繁荣,导致了享乐思想的泛滥,机构臃肿,人满为患,用度奢华,开支陡增。同时,北有契丹不时骚扰,西有党项虎视眈眈,一旦再次开战,以当时的军备与国力,恐无法抵挡。小宋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一点,尽管官位不显,然而心忧天下,他向宋仁宗上疏,力陈“朝廷大有三冗,小有三费,以困天下之财”,主张裁减冗官、冗兵、冗僧,节约公务开支,杜绝铺张浪费,可谓眼光精准,切中时弊,成为了当时朝廷内外最有影响的奏章之一。宋仁宗康定年间(1040—1041年),西夏果然入侵,战火复燃,他又上《御戎论》七篇,为御敌强兵提建议、献良策。他还与欧阳修合作撰写《新唐书》,前后长达十余年,为成就这一部卷帙浩繁的文化遗产做出了卓越贡献,仅此一书,小宋足以影响当时,名垂后世。

  而大宋一生,最有影响的政绩不过是在知审刑院任上,曾经不顾宰相陈尧佐的阻挠,一举打掉了密州(今山东诸城市)“黑社会老大”王澥犯罪团伙,依法判处王澥死罪,在群众中引起轰动。但大宋后来出任宰相多年,却墨守成规,毫无建树,宋真宗、宋仁宗时期名相迭出,大宋却是最籍籍无名的一位,《宋史•宋庠传》上说他“慎静为治”,“沉浮自安”,几乎是不着痕迹的批评了。为什么墨守成规、毫无建树的大宋能当宰相,能力卓越、有所作为的小宋却英雄无用武之地呢?

  一看性格,二看运气。

  大宋虽然政绩平平,但他为人尚简,雍容有度,《宋史•宋庠传》载:“庠为相儒雅,练习故事”,说明他宽容通达,熟悉典故,凡事能以惯例处置,内外和谐,上下融洽,这种人当宰相,大都是事找他,他不找事,不求无功,但求无过,任凭风浪起,稳坐钓鱼台,当得好。而与大宋相比较,小宋性格迥异,正如《宋史•宋祁传》所说:“祁兄弟皆以文学显,而祁尤能文,善议论,然清约庄重不及庠,论者以祁不至公辅,亦以此云”。小宋文章虽好,但好议论,喜品评,自视甚高,傲世轻物,不如大宋清约庄重,性格决定命运,大家都认为小宋最终没当上宰相,这是一个重要原因。

  小宋在生活上也不检点。陆游《老学庵笔记》说:“宋景文(祁)好客,会饮于广厦中。外设重幕,内列宝炬,歌舞相继,坐客忘疲,但觉漏长,启幕视之,已是二昼。”另据《东轩笔录》记载,小宋任成都(今四川成都市)知府,曾与同僚聚饮于锦江之上,夜半时分,寒意渐浓,便命人回去取“半臂”(无袖上衣),妻妾们争相去取,不多时,一人手里拿着一件,送到了小宋跟前的“半臂”,竟达几十件之多,小宋担心有厚薄之嫌,一件都不敢穿,最后只得忍冻而归。小宋还有一个异常特别的习惯,就是每到读书时,必左右环抱二女,方可静心入书,这种习惯据说他一直保持到晚年也没有改变。生活中的小宋就是这样,歌舞相继,妻妾成群,奢侈放纵,堪称娱乐致死的典范。

  同时,升官是诸多条件与机会的积累,才好,还要运气好。小宋的官运,却伴随着太多倒霉的因素,有时简直“喝水都塞牙”。

  一是兄长当大官,老弟受影响。《宋史•宋祁传》中有几条与大宋有关的线索:“庠罢,祁亦出知寿州,徙陈州……庠复知政事,罢祁翰林学士,改龙图学士、史馆修撰……庠为枢密使,祁复为翰林学士”,不难看出,大宋一升降,小宋就受影响,或因避嫌,或遭牵累,不是平调,就是降职,在升迁的路上,兄长成了一个绕不过去的障碍。

  二是不讨宰相喜欢。宋仁宗嘉祐年间(1056—1063年)的宰相韩琦,就对这位生活不够检点的下属非常不感冒,宋代叶梦得《石林诗话》说:“宋子京(祁)不甚为韩魏公所知,故公当国,子京多补外”,宰相不喜欢,当然只能在地方上混混。

  三是一不小心就得罪了贵妃。庆历八年(1048年),宋仁宗准备册封宠妃张美人为贵妃,小宋当时为翰林学士,正好轮到他撰写制书,他没等下达圣旨、举行仪式,就写好制书、盖好图章,直截了当地送给了张美人。而张美人正盼望着在册封仪式风光一把,结果被一个小小的翰林搅了好事,张美人勃然大怒,吼道:“何学士敢轻人?”把制书丢在地上不肯接受。从此,小宋成了这位宠妃的眼中钉。

  最为关键的是,小宋好言大事、藏否人物的性格,在皇帝宋仁宗那里留下了极不好的印象。宋代朱弁《曲洧旧闻》记载:“或有荐宋莒公(宋庠)兄弟可大用者,昭陵(宋仁宗)曰:‘大者可,小者每上殿来则廷臣更无一人是者。’已而莒公后相,景文竟以翰长终。”有人向宋仁宗建议,说二宋兄弟可堪大用,都能当宰相。宋仁宗却说,大宋尚可,小宋一到朝堂之上,大臣中便没一个人是正确的。正因为宋仁宗的这个评价,大宋当了宰相,小宋却以翰林告终。连皇帝都不喜欢的人,还会有机会当宰相么?

  当然,小宋也曾经有过运气亨通的时候。南宋黄昇编的《花庵词选》记载了一桩逸事,说小宋翰林某日路过京城繁台街,恰遇宫内出来一队车马,某车内一宫女揭开车帘,惊讶地唤了声:“小宋!”小宋回头一看,惊鸿一瞥,久久不能释怀,回家后填词一首《鹧鸪天》:“画毂雕鞍狭路逢,一声肠断绣帘中。身无彩凤双飞翼,心有灵犀一点通。金作屋,玉为笼,车如流水马游龙。刘郎已恨蓬山远,更隔蓬山几万重。”词辗转到了宋仁宗手头,他追问何人呼小宋?那位惊呼小宋的宫女怀着视死如归的精神,站出来说曾在侍侯御宴时,见人呼过小宋,所以出宫揭帘偶见,便脱口而出。宋仁宗召来小宋,说起《鹧鸪天》,小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,宋仁宗却笑着说“蓬山不远啊”,随即把那位美丽的宫女赏赐给了他。

  宋仁宗非但没有因为自己对小宋的成见借题发挥,反而成就了一段美好的姻缘,倒也不失为一位宽容的君主。小宋以为是个错误,不想原来是个美丽的错误,无怪乎清代才子王士禛由衷感叹道:“小宋何幸得此奇遇,令人妒煞!”填词竟能抱得美人归,怎能不让那些还在绞尽脑汁寻章摘句的文人们“妒煞”呢?
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
互动在线 版权所有 © 2005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