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朝百科

创建人:段钱龙 | 创建时间:2011-10-12 | 所属分类:历史

两宋烟云:解读人物,揭秘天下群雄慷慨悲歌往事; 正说历史,描绘两宋王朝波诡云谲画卷。

  • 投票
  • 关注
  • 文章
  • 问答

唐宋顶级文人的苦与乐

2012-05-07 19:50:43 本文行家:段钱龙

《李白传》中对于所谓“翰林”生活的描述明显是小说家言,给李白脸上贴金,多少有些不实。那么正史中的翰林,千百年帝国顶级文人的生活状态是怎么样的呢?

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宋人人物图宋人人物图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唐宋顶级文人的苦与乐

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叶之秋

  在《唐才子传·李白传》中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。

  李白在被玄宗赐金还乡之后,漫游天下。曾经想要攀登华山,于是来到华阴县。当天李白和以往一样,喝得醉醺醺的,经过华阴县衙也没有下驴。县令老爷很生气,竟然有个这么不懂事的醉鬼?差役们把李白给抓了起来,带到县衙。县令老爷喝问:“汝何人,敢无礼!”县令老爷还是很懂规矩,一般敢于无礼的人,一种是疯子、傻子,一种就是有背景而故意装疯卖傻的。李白微微一笑,也不说话,走过去拿起差役记录的笔,写下一张供状:“曾令龙巾拭吐,御手调羹,贵妃捧砚,力士脱靴。天子门前,尚容走马;华阴县里,不得骑驴?”县令一看,大惊失色,急忙下拜,说:“不知翰林至此!”李白倒很洒脱,也不计较,长笑而去。

  故事里的李白乍一看很风雅,细细一品却很是庸俗。李白有名诗“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,使我不得开心颜”,其实,李白之所以会发出这样的牢骚,还是因为李白失意了。于是李白在面对县令的时候,大肆宣扬自己的官场履历。你一个县令有什么了不起的呢?我李白曾经用龙袍来插嘴,让皇帝调羹汤,让贵妃来磨墨,让最红的太监高力士脱靴子。天子的门前,我都可以骑马,何况是你小小的华阴县!言语之中,充满了不屑。可是,这个不屑之中,又有着浓浓的迷醉气息。李白是诗中的仙人,飘然不群,千古无二,可是在官场上,却是一个失败者,迷恋官场,渴望权力,最后却被皇帝摒弃的失败者。

  当然,李白虽然失败,可毕竟风光过,在翰林院为官,从唐宋以来,那就是历代千万文人的终极梦想。当然,《李白传》中对于所谓“翰林”生活的描述明显是小说家言,给李白脸上贴金,多少有些不实。那么正史中的翰林,千百年帝国顶级文人的生活状态是怎么样的呢?

  翰林学士地位尊贵。《梦溪笔谈》记载:“唐制,自宰相而下,初命皆无宣召之礼,唯学士宣召。”从唐朝以来,就算是尊贵的宰相,下达任命时,都没有皇帝亲自召见的礼节。就像现在,任命一个县级官员,由市里的组织部长出面就够了,怎么用得着市委书记甚至省委书记出面呢?可是,翰林学士虽然没有评级,确实皇帝的私人机要秘书,负责起草诏令,参与朝廷大政方针的决策。

  翰林学士在礼节上还有许多优待。比如上在官员任命时,唯独翰林学士可以演奏乐舞助兴,其他官员就算是宰相也没有资格。古代一些官员出巡,经常有一些差役在前方喝道,而在朝廷皇宫之内,有资格喝道的只有三种官员,一个是宰相,可以在到达中书省的时候喝道通报,一个是御史,可以在朝堂上吆喝通报,第三种这是翰林学士,可以在到达琼林院的时候喝道。

  当然,这些不过是虚礼。真正让世人动心,也让翰林院的众多学士眼红的是朝廷许多宰相,都出自翰林院。可以说,翰林院不但是皇帝的私人秘书班子,更是帝国最高官员的培训基地。领导选择自己信任的秘书,然后委以重任,帮助自己打理政事,正是千百年来的游戏规则。

  在《梦溪笔谈》中还记载了一件趣事。在翰林学士院的第三厅,门前有一棵大槐树,人称槐厅的地方,是个热门地段。许多人挤破了脑袋想要住进槐厅。一般来说,大家都还是比较有礼节,提着行礼按照次序等待住进槐厅,可是也有人不安分,搬开别人的行礼,抢占地盘。《梦溪笔谈》的作者沈括在担任翰林学士的时候,就亲眼看到许多人为了争着住进槐厅,在大院中厮打的场面。

  最看重礼节名声的文人,为什么这个时候都抛开了礼让宽容的面具,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呢?因为“旧传居此间阁者,多至入相”,原来,大家都觉得,只要自己住进了槐厅,就有机会当宰相呢。人们愿意生活在一个理想的世界,就算这个理想许多时候只是空想。

  当然,机会是有的,可是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把握住这个机会。能够拜相的毕竟少之又少,大多数翰林学士,还是原地踏步。原地踏步的翰林学士,就如张爱玲的名言,“人生就像一件华美的袍,里面长满虱子”。翰林院外表光鲜,但是却一样有许多的不如意。

  其中最大的一项,就是太穷。

  在宋朝初年,作为皇帝私人秘书的翰林学士的工资非常少。加上大家都觉得翰林学士地位尊贵,也不好意思另外兼职赚外块。当时,像其他的一些文职多少都有些外块,唯独翰林学士和中书舍人这样的官职没有。当时,有一个名士叫做杨亿长期担任翰林学士,他曾经像皇帝上表,恳请皇帝允许其外放为地方官员。杨亿为什么放弃当宰相的大好前途,而选择到没有什么出息的地方当官呢?

  杨亿在表章中说:“虚忝甘泉之从臣,终作莫敖之馁鬼。从者之病莫兴,方朔之饥欲死。”在杨亿看来,自己白白担了虚名,做了许多年的翰林学士,帝国最顶级的文人,可是名声顶级,收入却很低级。没钱用,没饭吃的东方朔似的生活,实在要命。

  当然,杨亿是个文人,说话难免有些夸张。其实做翰林学士多少还是有些外快的,比如说写完任命诏书之后,一般都会有“润笔费”。在宋太宗时期,皇帝考虑到秘书们的辛苦,于是规定,只要是下达任命,写了诏书,就可以去领取规定的赏钱。除了皇家的润笔费之外,在大臣手上往往还可以另外领取。在宋真宗朝寇准拜相的时候,是翰林学士杨大年写的诏书,诏书上说:“能断大事,不拘小节。有干将之器,不露锋芒;怀照物之明,而能包容。”杨大年把寇准狠狠表扬了一番,果然,寇准看了之后非常高兴,连连说:“正得我胸中事!”于是,寇准在规定给的润笔费之外,又赠送白银一百两。

  当然,像寇准这么大方的官员不多。多数人在得到诏书之后会很高兴,但是也会认为,自己的任命是理所当然。并且润笔费的制度没搞多久,就被公开废除了。在宋神宗元丰年间,皇帝正式提高了翰林学习们的工资,既然工资涨了,作为灰色收入的润笔费,自然就不能继续了

分享:
标签: 秋雨轩读书 叶之秋 宋人轶事 | 收藏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
互动在线 版权所有 © 2005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