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朝百科

创建人:段钱龙 | 创建时间:2011-10-12 | 所属分类:历史

两宋烟云:解读人物,揭秘天下群雄慷慨悲歌往事; 正说历史,描绘两宋王朝波诡云谲画卷。

  • 投票
  • 关注
  • 文章
  • 问答

模范丈夫司马光为何鼓励他人离婚?

2012-04-14 21:28:30 本文行家:吴仙花

司马光司马光的详细生平,我想无需再介绍了,但凡读过几年书的人,都知道这位先生少年时为救玩伴曾砸过缸。另外,在《宋史》中,司马光的传记洋洋上万言,要多详细有多详细,可见元代修史者对其的重视程度。那么,为何说司马光是模范丈夫呢?《宋史》的记载很简略,需要从“居处有法,动作有礼”、“于物澹然无所好”、“丧妻,卖田以葬”等三个方面来推论。一个旧时代的成功男人,能够坚守礼法、淡泊为人及做到卖田葬妻,通常可以

司马光司马光

  司马光的详细生平,我想无需再介绍了,但凡读过几年书的人,都知道这位先生少年时为救玩伴曾砸过缸。另外,在《宋史》中,司马光的传记洋洋上万言,要多详细有多详细,可见元代修史者对其的重视程度。
  那么,为何说司马光是模范丈夫呢?《宋史》的记载很简略,需要从“居处有法,动作有礼”、“于物澹然无所好”、“丧妻,卖田以葬”等三个方面来推论。一个旧时代的成功男人,能够坚守礼法、淡泊为人及做到卖田葬妻,通常可以理解为其对声色犬马皆无所好,对元配妻子情深意笃。
  在这方面,倒是野史轶闻为我们提供了丰富的佐证。
  比如,有轶闻说,司马光逆当时潮流而守,不纳妾、不储妓,人称罕见之“另类”。婚后三十年余,妻子张夫人没有生育,司马光也不放在心上,把张夫人和丈母娘急得半死,多次安排美貌年轻女子进行色诱。而司马光呢,绝对把妻子以外的女子当老虎了,要么敬而远之不加理睬,要么板起面孔严厉训斥,愣是当了一回“铁脚仙”,没被拖下水。
  相反,他与妻子之间却并不古板,显得情趣盎然。有一年元宵节,洛阳办灯会,张夫人想去看灯,司马光说:“家里也点灯,何必出去看?”张夫人说:“不止是看灯,也随便看看游人。”司马光一笑,说:“看人?怪了,难道我是鬼吗!”
  不纳妾,爱妻子,相依为命,携手到老,卖田葬妻,这些条件够得上模范丈夫的标准了吧?且不说是在奢靡成风的宋代了,即便放在今天,又有多少男人敢拍胸脯说“我能”?如此一来,似乎矛盾就出现了。
  常言道,宁拆一座庙,不拆一门亲。司马光作为儒家三圣之一,又是模范丈夫,甚至不惜绝后(古代“七出”之一)而去收养一个族子(司马康),也坚持不休妻,为何却反过来去鼓励他人休妻离婚呢?有朋友可能会就此提出质疑:你赵炎就造谣吧,《宋史》里有吗?什么玩意儿!天地良心,我真的没造谣,《宋史》是后人写的,司马光自己的著作《书仪》该不会有假吧?大家不妨去买一本读读。
  在《书仪》中,司马光多次重申男人对父母和家庭所承担的职责,使得他尽可以休弃破坏家庭和谐的妻子。甚至他还感叹说,男人该休妻而不能休,多半是因为在人们的潜意识里,哪怕是对男人,休妻也很窘困,再加上朋友和亲戚会尽力劝说男人不要休妻,所以休妻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。
  司马光不仅鼓励丈夫在必要时休妻,还敦促妻子的父母切实负起责任来,假定自己的女儿是有过错的一方,要承担改造女儿的任务。他举古代一个故事为例:一位母亲把女儿嫁了三次,每次都被婆家送了回来。第三次回来后,母亲问发生了什么事,女儿用轻蔑的口气谈起丈夫。于是母亲就以妻子应该顺从而不是骄傲为理由打了她,让她在家里呆了三年。第四次嫁女以后,女儿变成一个理想的妻子。相形之下,在他自己所处的时代,司马光注意到,父母更可能察看女婿有何过错而不是指责自己的女儿。
  要理解司马光在婚姻理念上的“言行不一”,需从他的律己悯人性格、儒家伦理规范及当时法律条文三个方面来解释。因为宋代的离婚和今天的离婚引起的联想相当不同,最有代表性的图景,不是夫妇分居,吵架不断,或发现一方坠入他人情网;相反,离婚以后导致的悲剧景象,可能是相爱的夫妻因为公婆不喜欢新娘而被迫分离。如果不着眼于这三个方面,赵炎很可能会犯错误,误导大家认为司马光是个冷酷的人。要知道,司马光绝不是一个随便打诳语的人,《宋史》评价说他“自少至老,语未尝妄”,也即一辈子没说过过头或失体的话。
  司马光鼓励男人休妻,前提是妻子必须是真的有严重过错,且不能被原谅,否则就不能随意休妻(君子须以大恶可出其妻)。就其实质来说,是在保护大多数妻子的“合法权益”,有悯人特点。
  在宋代,休妻可以用“离”和“出”表示,一般来说,男人休妻并不需要得到法官或任何其他官员的批准,但是为了表明他确实要休妻,对他说来最好的办法就是写一纸休书,表明他的意图,即具体说清楚妻子错在哪儿,可使法律和社会承认已经完成了离婚。
  司马光的“鼓励”,这对妻子来说,是一个明确的界线,体现出一种相对的公平,起码可以使妻子立刻“解放”去与别人结婚(出妻令其可嫁)。不然很容易发生随意休妻、甚至卖掉妻子而引发人伦悲剧。法律虽禁止卖妻,但现实生活中这种事并非闻所未闻。
  从法律思想上看,司马光的“鼓励”,也具有“纠错”的性质。一定程度上强化了儒家规范,维护了正常的封建社会秩序。
  我们知道,汉唐时期,男人只能在女方同意的情况下,或他有绝对理由时才能休妻,但常见列举的理由,比较模糊并且难以证实(比如“七出”中的多嘴多舌和嫉妒)。此外,如果妻子正在为公婆服丧或无处可去,那么也不能休妻。
  但是到了宋代,休妻的理由和不能休妻的规定在人们的思想上都不十分明确,导致常常出现“无辜的羔羊”,被休的妻子都不知道自己到底错在哪儿。比如,在一个案例里,妻子不同意离婚,丈夫就诬告她作风淫荡。尽管他是诬告,判官仍然批准了离婚,还皱着眉头说那女人遭到如此的污蔑仍期待回到丈夫家,令人费解。在赵炎看来,根本不“费解”,因为妻子本没有犯错,是法律的思想错了。这么看来,司马光的“鼓励”就显得非常及时给力了。
  还有一个例子可以说明司马光的“纠错”是成功的。《宋史》记载,“衮国公主嫁李玮,不相能(不和谐),诏出玮卫州,母杨归其兄璋,主入居禁中。光言:‘陛下追念章懿太后,故使玮尚主。今乃母子离析,家事流落,独无雨露之感乎?玮既黜,主安得无罪?’帝悟,降主沂国,待李氏恩不衰”。在这个例子里,驸马李玮的地位如同“妻子”,司马光指出,家庭不和谐(母子离析,家事流落)的过错,不在“妻子”一方,则不能随便休弃(放黜)。而皇帝能够知错就改,也很不易了。
  从司马光不以自己妻子未生育作为休妻的理由来看,他似乎对“七出”中的“无子”一条很不以为然,我费了老半天功夫查阅《书仪》各篇,真的没有发现他鼓励男人以此为借口来休妻。如果说他认为“生孩子不是女人独自的事”,可能会“太现代”,但反映他的律己悯人则已足够。
  在这方面,司马光的“鼓励”比同为儒学大家的程颐宽厚多了。程颐坚持“妻有不善,便当出也”、若“养成不善,岂不害事”?前后同样矛盾,但做法及宗旨大相径庭。司马光是明确的“审慎”,为的是预防出现及尽量减少悲剧;而程颐采取的是模糊的“审慎”,以莫须有的“不善”养成,来推理以后如何,最后只能产生更多的不和谐。比如程颐在议论休妻时说“人修身刑家最急,才修身便到刑家上也”,这种看似充满哲思的话,在逻辑上很难服众,起码在人性方面难以引起大多数人的共鸣。(赵炎) 
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
互动在线 版权所有 © 2005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