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朝百科

创建人:段钱龙 | 创建时间:2011-10-12 | 所属分类:历史

两宋烟云:解读人物,揭秘天下群雄慷慨悲歌往事; 正说历史,描绘两宋王朝波诡云谲画卷。

  • 投票
  • 关注
  • 文章
  • 问答

萧燕燕,怎么忽然“吞后宫”?

2012-04-09 20:34:52 本文行家:段钱龙

中国历史总是“一边儿倒”。男人走运,自然要当主角;不走运,就做配角;女人,连“跑龙套”都没资格,更别提登堂入室、参与朝政了。唯独《契丹国志》和《辽史》大爆“冷门”,这个政权“集体怕老婆”。他们有个奇怪的风俗:“凡事只从妇谋。”这就为女人抛头露面,扫清了道路。辽国后妃的胳膊都很长,简直是一群“事儿奶奶”。只要占稳皇帝那张床,就能当大辽半个家。从开国皇帝——耶律阿保机那儿算起,当家女人,割完一茬又一茬

  中国历史总是“一边儿倒”。男人走运,自然要当主角;不走运,就做配角;女人,连“跑龙套”都没资格,更别提登堂入室、参与朝政了。唯独《契丹国志》和《辽史》大爆“冷门”,这个政权“集体怕老婆”。他们有个奇怪的风俗:“凡事只从妇谋。”这就为女人抛头露面,扫清了道路。

  辽国后妃的胳膊都很长,简直是一群“事儿奶奶”。只要占稳皇帝那张床,就能当大辽半个家。从开国皇帝——耶律阿保机那儿算起,当家女人,割完一茬又一茬。比如:太祖皇后述律平、太宗靖安皇后、景宗皇后萧绰、圣宗钦哀皇后、道宗宣懿皇后萧观音、天祚文妃萧瑟瑟、耶律淳妻萧普贤女等等。这些“人尖子”,谁的名声最大呢?,当然是辽景宗的皇后——萧绰。(下图:辽国著名的行政专家、辽景宗耶律贤的老婆——萧皇后。)

  读《辽史·后妃列传》,很多人怀疑花了眼。莫非辽国皇帝掉进了萧家的闺女堆儿?奇怪——皇后辈辈都姓萧,而且是亲戚串亲戚,盘根错节。这事儿,还得从契丹开国说起。耶律阿保机是“胡人”,却对中原文化一往情深。刚做上皇帝,他便追比汉高祖,还把自己认作“刘”姓。“乙室己”和“拔里”两大家族,则被比作汉相萧何,并赐姓为“萧”。他们原本就互为亲家,骨肉相连,后来,辽国第二代皇帝耶律德光,干脆把这两股萧姓,确立为“后族”,也就是钦定了“娘家人”。

  《契丹国志》里说:“番法,王族唯与后族通婚。”《辽史·外戚表》也记载:“宗室、外戚,势分力敌,相为唇齿,以斡邦家。”按照这个制度,辽国的皇帝和亲王,只能娶萧家姑娘。萧家男子,也必须聘皇族闺女。据统计,拔里家族,出过11位驸马;乙室已家族,则多达13人。常言道:“姑表亲,砸断骨头连着筋。”大概,这才叫肥水不流外人田吧——里外都是自家人,可靠。

  “睿知皇后”萧绰她们家,也是顺“后族”这根竿儿,爬上来的。

  萧绰,小名叫燕燕。很幸运,这个漂亮女孩儿一落草,就是皇亲国戚。父亲萧思温,在皇帝跟前红得发紫,尽管打仗不怎么样,依旧是高官得作,他曾任北府宰相、南京留守等要职。萧绰的母亲就更牛了,那是辽太宗耶律德光的亲闺女——燕国大长公主。别看这位驸马爷带兵没能耐,却很会玩政治投机。辽世宗为人暴虐,刚被刺杀,萧思温就铤而走险,拥戴耶律贤当了皇帝——此即辽景宗,也就是萧思温相中的乘龙快婿。

  把萧绰的幸福押在皇帝身上,也是在赌家族命运。还好,这桩婚事进展顺利。其一,萧思温废立有功。其二,萧家是“后族”,近水楼台先得月。其三,耶律贤早就听过萧绰的芳名,论哪方面,燕燕都是一流人品。《辽史·后妃列传》里说:“(萧绰)早慧。思温尝观诸女扫地,唯后洁除,喜曰:‘此女必能成家。’帝即位,选为贵妃。”果然被他言中了——这个爱干净、肯用心的小丫头,不但做了正宫皇后,还成为主宰辽国命运的领袖人物。

  保宁元年,也就是969年,22岁的耶律贤被推上了皇位。北国三月,“梅花雪中尽,春风柳上归”,16岁的萧绰,风风光光坐进了张灯结彩的后宫,她随即被册封为贵妃。正当小夫妻沉浸于燕尔之乐时,萧思温忽然出事了。保宁二年,他在从驾行猎途中,遭政敌刺杀。萧绰立刻跌进了痛苦的漩涡里。她暗自咬牙:想在虎狼丛中活下去,不斗心眼儿、不耍手腕儿行吗?

  清朝龚自珍的《己亥杂诗》里有这么两句:“设想英雄垂暮日,温柔不住住何乡?”倘若功成名就的老家伙这么说,还有情可原。如果出自青年皇帝之口,显然是早了点儿。耶律贤早早地住进了“温柔乡”,可以原谅当属——他的确是体弱多病。

  耶律贤是辽世宗耶律阮的第二位公子,951年,他三岁时,曾眼睁睁地看着爹娘被叛臣杀害。亲人凄厉的叫声,把小孩儿吓傻了。因为藏在草垛里,他才捡了一条命。从此之后,就一直病歪歪的。即位之初,又罹患风疾,甭说出兵打仗了,就算勉强爬上马鞍子,也坐不住。这个小伙子神情忧郁,脸色惨白,他只能蜷缩在自己的女人身旁。虽说两口子都受过强烈的精神刺激,萧绰可比耶律贤硬实多了。她像个头脑灵活、手脚麻利的小保姆,精心打理丈夫的吃喝拉撒、行动坐卧。皇帝躺在被窝儿里,有气无力地笑了。内廷、外廷都一样,有妻子做代理,他一百个信得过。(下图:35岁忽然死亡的辽景宗——耶律贤。)

  元末,脱脱太师重修《辽史》,《后妃列传》简短地交代了萧绰生平:“帝即位,选为贵妃。寻册为皇后,生圣宗。景宗崩,尊为皇太后,摄国政。”

  生儿子,做皇后。做皇后,摄国政。这是契丹风俗,一切都安排好了,水到渠成。其实,想从后宫的美人堆里脱颖而出,甚至“擅房专宠”、独霸皇帝,仅靠出身显赫、脸蛋儿光艳,还远远不够。挤到皇帝跟前的女子,谁家门槛低?哪个不靓丽?皇帝选老婆,美人易得,才女难求。耶律贤天资柔弱,偏偏撞上了精明强干的萧燕燕——上天垂怜,给大辽储备了一位治世明主。这个女人的深远影响,很快就会显露出来。

  萧绰酷爱读书,有头脑,而且深谙世故,她熟悉中原那些典章制度,更了解契丹及其周边民族的本性。这位“美女高参”、“贴身智囊”,可以微笑着守在皇帝枕边,低声细气地处理军国大事。耶律贤一天也离不开她了。两口子肝胆相照,绝无异志,皇帝索性“大撒把”,公然命萧燕燕充当“政治代理人”。

  《辽史·景宗本纪》中说:“(保宁)八年春,二月壬寅,谕史馆学士,书皇后言亦称‘朕’暨‘予’,著为定式。”

  南宋叶隆礼也在《契丹国志》里印证:“燕燕皇后,以女主缶朝,国事一决其手。大诛罚、大征讨,藩汉诸臣集众共议,皇后裁决,报之知帝而已。”“刑赏政事,用兵追讨,皆皇后决之,帝卧床榻间,拱手而已。”(下图:辽国人的游牧生活。)

  特许皇后跟皇帝一样“称孤道寡”,等于默许她当家。把这个决定变成法律,即是确立了萧绰“准一把手”的政治地位。耶律贤甩手当“牌位”,萧绰就是辽国不穿龙袍的“女皇”。她眉梢高挑,俯视群臣,开始在北中国的版图上杀罚独断。

  辽景宗夫妇唇齿相依,过了13年太平日子。皇帝对皇后的信任和依赖,从来没有衰减过。可惜,这座靠山也有轰然倒地的时候。乾亨四年,也就是982年深秋,耶律贤忽然死在了大同城西的焦山行宫,终年35岁。弥留之际,他念念不忘老婆孩子。遗诏特别申明:“梁王隆绪嗣位。军国大事,听皇后命。”此时,萧绰年方三十,儿子耶律隆绪,也只有12岁——孤儿寡母,在风口浪尖上沉浮,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?

  辽国朝廷,阴云密布。那些阴谋家、野心家,个个儿觊觎皇权,他们交头接耳、私下串通,萧绰已经感到了迫在眉睫的政治威胁。她内心着急,表面上依然不动声色。萧燕燕满身重孝,悲悲戚戚地揽着小儿子。如今,可依靠谁呢?在局势明朗之前,只能硬着头皮,自己干。

广告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段钱龙常用笔名叶之秋。江西鹰潭人,高中语文老师,文史研究者,新浪网2011年博客年终评选,入选草根类文史五大名博,半年来在新浪讲坛栏目推荐文章将近三百篇。联系方式:QQ 514800342 邮箱 chufen1979@sina.com
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
互动在线 版权所有 © 2005-2017